RSS | | | | | | | |
世博会
世博会
  首页 | CMCC介绍 | 权威发布 | 传播中国 | 国际快讯 | 新闻线索 | 外媒视角 | 在华指南 | 外媒服务 | 传媒研究 | 传媒论坛 | 研究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媒体与外交

彭新良:从“中法文化年”看我国的文化外交

时间:2009-06-16 06:31:21  来源:  作者:彭新良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公共管理学院 北京 100029

[Title] From the “Sino-French Culture Year” to See China’s Cultural Diplomacy 

[提要] 中法互办文化年,是中外文化交流史和国际文化交流史上一次有益的成功尝试,也为维护人类文化多样性做出了可贵的贡献。中法互办文化年有利于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有利于东西方文化相互学习,共同发展,,也有利于宣传中国良好的国家形象。中法文化年活动是“中欧文化交流史上的创举”,是一个文化外交的示范,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同时它也暴露出了我国在文化外交方面的一些差距和不足:我国的文化外交战略还不成熟;对本民族文化在国际文化体系中的优势定位不明确;对外文化交流缺乏更多的物质内容;缺乏“大文化”的观念。

[Abstract] “Sino-French culture year” is a useful and successful attempt in the history of cultural exchanges between Chinese and foreign; it also has maken valuable contributions to preserve human cultural diversity. “Sino-French culture year” is favorable for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learning to the peoples of the two countries, and is favorable for propagating China's national image and fame.  “Sino-French culture year” is a innovation in the history of cultural exchanges between China and European, a model of cultural diplomacy. At the same time, it has exposed in our cultural diplomacy that China’s diplomatic strategy is not mature; the position of China’s cultural advantages in international culture system is not clear; we haven’t more material content in the lack of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s; we should straight up our ideas of  “macro-culture”.

[关键词]  文化年;文化外交;文化多样性 

[keyword] Sino-French culture yearCultural diplomacyCultural diversity

中国与法兰西,是东西方两个历史悠久的文化大国。1999年和2000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法国总统希拉克在互访时共同商定,两国在对方互办文化年。经过两年多的精心筹备,2003106日,中国文化年率先在法国隆重开幕,随后,在古老的中国、多彩的中国、现代的中国的主题下,中国文化年的各项活动在法国六边形的国土上如火如荼地展开。在中国文化年期间,中国艺术家向法国公众展示300多个文化项目,全方位、多视角地展示了中国悠久灿烂的民族文化、绚丽多彩的民间艺术、博大精深的民族传统和朝气蓬勃的当代文化精神,通过文化这面镜子让法国、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来感知中国、了解中国、认识中国。随后,在“以人为本和革新”、“ 浪漫与创新”为主题的法国文化年在中国北京、上海、天津等20余个省市以及香港和澳门举行,向中国公众全面展现了一个不仅以丰富的传统文化遗产享誉世界,而且在工业革命取得巨大进步的现代法国形象。

这次由中法两国高层领导人创意决策,历时两年,交流广泛、合作深入的文化交流活动,在两国文化交流传播与关系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一场中法文化风情的盛宴

200310月至20059月,中法互办文化年的两年时间内,中法两国的绘画、雕塑、戏剧、电影、时装等经典亮丽的数百个文化交流项目,在巴黎、马赛、里昂、北京、上海、广州等两国的城市轮番进行,在中法两国民众中掀起了一次次交流高潮,整个中法文化年活动,以其时间跨度之长、规模之宏大、影响范围之深远,成为中外文化交流史和国际文化交流史上一次有益的成功尝试,也为维护人类文化多样性做出了可贵的贡献。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文化年在法举办期间,不仅法国高层高度重视,更受到了公众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参与。据法方的不完全统计,共有200万法国公众直接参与了中国文化年。中法文化年在法举办期间,很多会展门前排起了长龙阵,展厅里观众与参展人亲切讨论,剧场内掌声经久不息。2004124日正是中国农历春节期间,法国的标志性建筑艾菲尔铁塔通体披上了“中国红装”,70多万法国民众涌上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争睹来自中国的万人盛装游行表演,人数之多,甚至超过了每年观看法国的国庆大游行。这是中国文化年在法举办期间的空前盛况。文化年实现了与两国民众的“零距离接触”,在法国形成了“看中国文化展,说中国文化年”的新时尚。[1]一股“中国热”伴随着中国文化年的深入影响在法国持续升温,正如法国总理拉法兰在中国文化年闭幕晚会的致词中所说的:“中国文化年丰富多彩的活动满足了法国人民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心,让法国人民认识了中国人民的创造力和想像力。”[2] 

如今,“中国”已成为法国的一个时尚名词、“我要去中国”成为众多法国人的愿望。中法文化年混合委员会法方主席昂格鲁米先生也曾发出过这样的感慨:“法国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中国、向往中国。”[3] 

多年来,西方对中国文化缺乏深入的、全方位的了解。中国文化年活动,以“古老的中国、多彩的中国、现代的中国”为主题,呈现在法国人民面前。这一成功的尝试为中国文化大踏步地走向世界提供了多方面的有益经验。通过文化这面镜子,让法国、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来感知中国、了解中国、认识中国。 

中法文化年混合委员会法方主席让·皮埃尔·昂格鲁米认为,就像许多中国人并不真正了解法国一样,对中国感到神秘和陌生的法国人也不在少数。[4]法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往往是间接得来的,不可避免地带有片面性,甚至有些失之偏颇。中国文化年活动全方位地展现一个真实的中国,让法国人对中国多一些接触和了解,尤其是对普通的法国民众来讲,覆盖面如此之广的文化年交流活动,有助于他们分辨客观事实。这次活动,从各个层面和侧面充分展示了中国文化的生机与活力,成为法国人通过自己的眼睛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 

“中国文化年在法国举办带来的中国文化热充分证明,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同时,在对外文化交流过程中,我们一方面为自身文化深厚魅力感到自豪,一方面也更清楚地看到自身的弱点。” [5]

文化交流是个互相学习、互相借鉴的过程。办文化年也是中国文化自身发展的需要。中国文化既要扎根本土、坚守传统,又要紧跟时代。我们心悦诚服地赞赏其他国家、民族的先进文化,并以博大的胸怀博采众长。这是发展我们民族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的需要。 

古老的中国经历内忧外患。改革开放20多年来,中国自强图新,焕发出思想的活力。如果说,过去外界较多地从经贸角度考察中国,从中看到商机,而今越来越多的人则是从人文角度考察中国,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从中国的发展看到了时代精神的勃发。了解中国人对世界、对未来的期待以及中国将会对明天的世界做出怎样的贡献。[6] 

而后不久,中国美术馆的法国印象派画展,也迎来了60万中国观众,数亿中国电视观众欣赏了雅尔音乐会和法兰西巡逻兵空中芭蕾的实况转播,继而诸多浪漫多彩的法国文化项目也在中国各城市举办,带给中国观众难以磨灭的印象。法兰西之夜”——颐和园中秋游园晚会、“从香榭丽舍大街到万里长城”活动、苏菲·玛索影片展映、法国文化在上海等多个重头项目,更是将“法国文化年”推向了高潮。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法国文化年以科技、教育、社会、学术研究等方面的最新成就,和美术、音乐、舞蹈、戏剧、文学、建筑、视听艺术、生活艺术等文化艺术领域的精彩活动,让中国公众对现代法国的发展和成就有更为感性的认识和了解,并以此展示了法兰西文化的多样性、现代性和创造力。

“文化的交流是思想的交流、感情的交流、心灵的交流。”[7]中法文化年举办的结果完全证实了这三句话。文化的交流是人与人的交流,是心灵的沟通。交流与沟通带来的是理解、友谊和合作。文化年大大增进了中法两国人民之间的接近和感想。 

二、“中法文化年”的鲜明特点

中法两国是世界上重要的文化大国。两国都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都十分重视保护和弘扬民族文化和维护文化主权。作为东西方文化的代表,中法两国主张开展不同文明间的对话和进行不同文化间的交流与合作。中法互办文化年有利于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有利于东西方文化相互学习,共同发展,有利于维护世界文化的多样性。

这次“中法互办文化年”活动具有一些鲜明的特点:

首先是决策层次高。中法互办文化年是两国最高领导人亲自确定和支持的项目。法国总统希拉克本人酷爱中国文化。对于这次中国在法国举办文化年,希拉克非常重视,亲自主持会议讨论活动安排。希拉克总统和江泽民主席共同倡议的中法文化年不仅体现两国领导人发展中法全面伙伴关系的良好意愿,更表达了两国人民希望加强文化交流和相互了解的迫切愿望,具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和影响。

其次是时间跨度大。200310月至20047月,中国在法国举办文化年;2004年秋季至20057月,法国在中国举办文化年。两者首尾相连,前后呼应,持续近两年时间。一个文化外交活动延续这么长时间,在中国外交史前所未有,在世界文化交流史上也是罕见的。

第三是交流领域广、覆盖面积大。文化年涉及文学艺术、教育、科技、广播电视、图书出版、青年、体育、民族、宗教、建筑、环保、旅游等方面,共计300多个项目。中国文化年活动通过友城等渠道覆盖法国全境。两国现有的46对友好省区和城市对文化年活动都表现出很大的热情。北京、上海、广州、重庆和武汉等城市分别在巴黎、马赛、里昂、图鲁兹和波尔多等城市举办文化周活动。法国文化年则除北京、上海、广州、香港等重点城市,还在成都、重庆、深圳、武汉及其它一些中国城市进行,触及最为广大的受众。

第四,项目质量精。中国文化年项目立意新、水平高、质量精,如《中国当代艺术展》、《康熙时期艺术展》、《神圣的山峰文物展》、《走近中国——中国当代生活艺术展》、《21世纪中国高等教育展》、《中国民族服饰展演》、中央芭蕾舞团巡演、中央民族乐团同巴黎国家交响乐团合作演出等。法国也通过一系列科技、文化教育方面的活动和展览,呈现法国在多个领域的创造力。

第五,合作程度深。中法双方成立混合委员会,在具体项目的运作上采用从策划到实施的全方位合作方式。中法两国文化机构在中国文化年期间开始的交流与合作在法国文化年期间通过诸多演出活动得到进一步深化,并可以此为平台一直延续下去。

三、意义:文化外交的示范 

 被誉为“中欧文化交流史上的创举”[8]的中法互办文化年,是中国开展对外文化交流的一次全新尝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之所以成为对外文化交流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不仅在于其时间跨度长、规模宏大和影响深远,更重要的是它对于今后进一步加强中外文化交流甚至国际文化交流工作都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和启迪作用。

首先,从40年前中法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迄今,两国关系曾一度出现曲折,1994年之后,两国关系才走出低谷,全面提升,并终于走向战略伙伴关系面向21世纪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中法互办文化年活动正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之下举办的。两国政府之所以极力推动文化上的合作与交流,就是希望以文化为契机,提升两国关系,并把良好的文化关系引申至政治、经济领域,从而把伙伴关系推向新高。之所以选择从文化关系入手,是因为,文化交流既是国家间关系的最基本层次,也是最高层次。以文化为切入点,让两国人民互相了解,培养对彼此文化的好感与认同,进而互相亲近,这样的伙伴关系将具有更坚实的民间基础,从而也将更加可靠。法国民众对中国文化有着强烈的兴趣,中国文化年更好地帮助了法国人民从各个角度全方位地了解中国。因此,中法互办文化年活动对增进中法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推动两国全面伙伴关系的深入发展,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的今天,英语的全球地位和美国的经济优势使以美国为首的英语文化大有一统天下的趋势,包括中国、法国在内的其他语言文化面临逐渐被边缘化的严峻形势。因此,保护民族文化,抵制美国文化霸权,是中法两国面临的共同任务。作为具有世界影响的文化大国,法国一贯积极倡导世界文化多元化,早在1993年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中,针对美国要求欧洲开放文化产品市场的要求,法国就曾提出文化例外的原则,反对将文化、视听及服务产品等同于一般商品,自由流通。之后,它又将要求文化例外改为倡导文化多样性,旗帜鲜明地反对世界文化单极化。[9]同为举世闻名的文化大国,在打破美国的文化垄断,弘扬民族文化方面,中国与法国有着共同的认识与愿望。因此,由东、西方具有代表性的这两个文化大国携手并肩,共同推出一场历时两年之久的文化盛筵,对丰富世界文化,无疑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中法互办文化年活动也是建国以来中国与外国开展的最大规模的一次文化交流活动,因此也是我国对外文化交流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中法文化年带来了两国文化的大联动,伴随这种联动而来的,便是两国各领域合作的提升。“中法文化年”不仅为两国未来的交流与合作夯实了基础,为两国未来的双边关系铺设了大道;而且它的成功也显现了文化外交的示范作用,不少国家已相继提出了要与中国互办文化年,如2006年在中国举办意大利文化年和俄罗斯国家年,2007年在中国举办西班牙文化年。

20061月,由中国文化部主办,意大利政府大力支持的“2006中国意大利年”在北京拉开序幕。在持续近一年的“2006中国意大利年”期间,将举办意大利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绘画、雕塑艺术以及经济、科技等各领域的40余项活动,全面展示既古老又现代的意大利。继北京之后,“2006中国意大利年”还将在上海、广州、天津、香港、沈阳、哈尔滨、宁波、苏州等城市展开。

与“意大利年”几乎同期举办的还有俄罗斯年”。200571日,胡锦涛主席访俄期间,两国元首正式宣布,为全面推动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向前发展,双方决定2006年在中国举办俄罗斯年2007年在俄举办中国年。举办中俄“国家年”活动也是两国元首作出的重大政治决定。中俄互办“国家年”活动在中俄关系史上尚属首次,是落实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原则和精神的重要步骤,对增进传统友谊,加强相互信任,巩固中俄友好的社会基础,推动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迈向更高的水平,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1世纪,文化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突出,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更显迫切和重要。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有助于消除民族隔阂,促进国家间政治、经济关系的发展。中国与法国、俄罗斯、意大利等国家互办文化节或“国家年”的形式,不仅促进了文化上的交流和不同文明与文化之间的坦诚对话,打造了“文化中国”的形象,以消除“中国威胁论”和妖魔化中国等反华宣传的影响,而且从文化角度切入在经贸、政治、科技等方面也将加强了解与合作。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介绍了中国文化,展示了当代中国形象,同时实现了与其他国家文化的相互学习借鉴。实践使我们认识到,对外文化交流既是打开对话之门的钥匙,又是增进相互理解、信任和友谊的精神桥梁,有着独特的意义。

四、“中法文化年”带给我们的思考

始于200310月并将延续到20057月的中法文化年声势浩大、举世瞩目,而紧随其后的俄罗斯年、意大利文化年也引人关注;与此同时,马耳他瓦莱塔、法国巴黎、埃及开罗、韩国汉城等地的中国文化中心陆续揭牌运行;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韩国汉城挂牌,美国、瑞典、法国、巴基斯坦等国也相继成立孔子学院 这一切似乎都表明,中国的文化外交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然而,透过由领导人的寒暄握手、被中国红簇拥的艾菲尔铁塔和各国街头的舞龙、舞狮队伍所组成的喧嚣画面,我们依然能捕捉到热闹的表象背后显而易见的落寞。

  第一,与法国相比,我国的文化外交战略、机制都还很不成熟。

当今世界,文化在双边关系中的作用日趋重要,文化外交日益同政治、经济外交一起,成为各国外交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外交是国家意志的柔性传播,与经济、政治外交相比,文化外交可谓润物细无声,但其潜移默化的渗透,力量不可小觑。西方各国对此都有充分认识,并制定有详细的对外文化战略。法国早就有一整套特色鲜明的对外文化战略。如举办外国文化周、文化季等对法国而言就是一个已经持续了多年的传统。在中国文化年之前,它已经成功地举办了埃及、以色列、摩洛哥、乌干达、保加利亚、捷克等国的文化周(季);在中国文化年之后,它还针对波兰、巴西和俄罗斯等国举办了同样的活动。这些已经和即将在法国举办文化周(季)的国家,不是传统上亲法的法语国家,就是非洲的穷国或新独立的中东欧发展中国家,再就是民族性、文化性比较突出的非英语国家。总之,这些国家都与法国一样,在同英语文化进行抗争中面临同样的任务,因此,法国很重视发展这样的双边文化关系,以便用文化上的交流实现政治上的合作,从文化亲近走向政治亲近。[10]

相比较而言,在中法文化年之前,我国的对外文化战略还不够系统、不够成熟。但随着“中法互办文化年”活动的开展,这种状况开始出现改观。中法文化年活动表明,中国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文化外交的重要作用,并充分利用我们享誉全球的文化大国形象,把文化纳入对外关系的整体战略之中,积极主动地寻求与他国的文化交流,以便更好地宣传自己,让世界更好地认识中国。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令人瞩目,外界了解中国的愿望也日益强烈和迫切,今天的中国已经具备了走出去的能力。这一切为在世界范围内弘扬中国文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为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中国文化始终是用博大的胸怀面对世界,一直是在和世界文化的交流和激荡中成长。我们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最古老的文化。但同时我们也要有紧迫感,世界经济全球化和文化联系日益加强,如何更好地发挥文化外交的功效,保障我国的文化安全和文化利益,在这方面需要进一步加强研究,借鉴一些发达国家的经验,迎头赶上。

  第二,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究竟应“拿什么奉献给世界”?

在法国亮过相的中国文化艺术门类中,杂技是最受欢迎的。蒙特卡罗杂技节是目前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杂技节,中国人近二十几年来几乎包揽了所有的金奖。别的国家的节目获了奖就很兴奋,而中国的演员获得银奖都会很沮丧,因为金奖太多了。但许多其他艺术形式就没有这样的荣誉了,一些中国的艺术节目到了法国,剧院往往因为没有观众、利润少而不愿意接,国内的艺术团体就自己负担旅费,看起来演了很多场,但演员得不到演出费,演出团体也没有经济收益,赔本赚吆喝

据国家统计局测算,截至2005年底,文化服务业的从业人员规模已经超过批发和零售业,经济总量与房地产业相当。但中国在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对外贸易方面,远远落后于国家对外贸易的总体增幅,并且存在巨大的逆差。据统计,2005年我国音像制品的进出口金额之比在两年时间里从不到2∶1进一步扩大到8.7∶1[11]

停留在古典的辉煌而真正能让人们了解中国现代文化的东西很少,这似乎是我国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大憾事。对此,很多外国朋友也有同感,他们在旅游了北京、西安等城市后,经常抱怨说买回来的都是一些仿古的赝品,感觉和现代的中国没有什么联系。在这样的背景下,杂技、中国功夫、大红灯笼等作为中国文化符号,更多地反映了中国古代文化的辉煌,而不是今天的文化繁荣。然而,就是这样一些文化产品,在向外推广的过程中,仍然会面临诸多体制层面和操作层面的掣肘。

国内的任何一个演出团体或演员要出国演出,都必须层层上报至文化部批准同意后才能成行,这个过程费时费力,而且有走形式之嫌,因为文化部不可能对数量众多的文件进行实质性的审查,而在很多国家,一个人要出国演出,只需凭个人的护照就可以了。我们的这些演出团体到国外后,有关部门还要决定它们能演什么,不能演什么,管得太具体了。很多活动名为民间交流,实际上是由政府工作人员操办的,有浓厚的官方色彩。而在发达国家,民间就是民间,和政府无关。而我国在海外设立的几个中国文化中心也过于官方化,宣传意味过重过浓。

另外,国内的演出团体和外国的文化、习俗也存在一个磨合的问题,比如杂技在演出前,很多低龄演员会站在很高的梯子上安放道具,这在国内是很平常的,但外国的合作方往往会提出警告和抗议,认为这样不安全,万一出了事他们要承担法律责任,有的合作方甚至以取消演出相威胁,因为他们把人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一点也值得我们思考。

第三,对外文化交流应该包含更多的物质内容。

  笔者注意到,在国内的宣传报道中,经常提到中法互办文化年有利于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有利于东西方文化相互学习,共同发展,有利于维护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增进中法两国人民的了解。 这些描述中,看不到一点商业和赢利方面的考虑。但对法国来说,北京正阳门被激光灯装扮成红白蓝三色的背后,恐怕是法国总统希拉克带来的庞大贸易代表团。当时在北京、上海轰动一时的印象派画展就是一例:法国人利用现代技术,把他们的经典艺术品进行复制,价钱不贵,让那些参观完画展的人能够把它们买回家,这样,法国的文化就能渗透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而中国的画展搞完就完了,法国人看了以后,很快就忘了这些艺术品到底是怎么回事。[12]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强调文化为外交服务”“ 外事无小事,在国外的演出,我们考虑最多的是出席者的级别、人数、当地媒体的反映等比较表面化的成果,很少有经济效益方面的考虑,不讲实效。多数情况是一场演出演完就完了,没有后续的推广和商业运作。这其中根本的原因是目前国内的文化管理体制:虽然我国实行市场经济已经二十余年了,也一再强调建立以政府为主导,以民间交流为主体,以市场机制为杠杆的新格局[13]但在文化领域里政府的职能仍然没有真正转变过来,政府既办文化,又管文化。表面看是政府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其实政府既办文化很难满足人们在的多元文化需求。到目前为止,还有一些人对文化产业化的提法持强烈的排斥态度,他们认定文化必定是远离市场的,而市场必然是反文化的,文化的各种功能的实现,必须要借助超经济的政治和文化权力。事实上,将文化的生产与消费与市场连接起来,又对市场提出了精致化、趣味性的趣味引导,只有这样,它才能激发人们的消费欲望。

  美国是世界上文化产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它实行的是无为而治的文化政策,没有一部正式的有关文化的官方文件。一种说法是这意味着美国没有文化,这恰恰意味着美国人领略到了使一个文化资源小国变成文化产业大国的真谛:把一切交给市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文化领域,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市场份额是检验文化政策的标准。

  与美国采取完全不同文化姿态的是法国。它有文化部,有《法国文化政策》,在文化发展方面不太相信市场的作用,而更相信政府扶持和帮助的神通。这一方面出于法国人对其文化传统的骄傲,另一方面也是对在文化竞争中处于守势地位的无奈。这种无奈感在1994年的《杜邦法》中得到了很明显的体现。该法要求在互联网和新闻传媒中捍卫法语的地位,并有非常具体的时间和份额要求。《法国文化政策》则强调文化和法国国家形象间的密切关系,强调加强法国文化的对外影响。[14]

  而中国的许多做法,和法国有很多类似之处:更多强调的是对民族文化的保护,但靠保护就能促进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吗?目前,我国的文化领域确实存在着大众文化、西方文化过度膨胀,而高雅文化、民间文化日趋萎缩等现象,但是迄今为止,在国内生产文化产品的整个工序中,却依然看不到多少产业的成分。在国内,无论是集娱乐元素之大成的电影工业,还是年产天文数字的电视剧、电视节目,再到已经非常市场化的流行歌坛,都还处于一种手工作坊加闭门造车的状态,和西方的工业化生产方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文化的产业化程度不是过了,而是远远不够。当然,如果我们认为文化的某些领域、某些形式是不可能产业化的,那么它们之间如何划界、划界之后又如何保护受到文化产业挑战的高雅文化领域和形式,就是我们在发展文化产业的同时所要重点对待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有国内的文化产业不断发展,人们习惯于用市场的眼光来看待和运作文化时,重实效、有物质内容的文化交流与文化外交才会出现。

  第四,对外交往中,我们应该树立“大文化”的观念。

 我国文化外交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在世界上树立中国的良好形象,但像“中法文化年”、中俄“国家年”这样的大型活动不可能经常举办,而且一个外国人热爱中国文化,并不代表他喜欢中国政府,这是两码事。因此,最直接塑造中国人良好形象的,实际上是两国人民的直接往来和广大华人在其留居国的表现,甚至中国游客在国外旅游时的一言一行给外国人民留下的印象都直接影响着中国的国家形象。

  在很多外国民众的印象里,在国外最能体现中国的地方只有唐人街,但是,如果用这个来吸引法国人了解中国,只能是徒劳,因为那里的环境真是不怎么样,而华人很大程度上还是自成一体,和法国主流社会有段距离[15]。据了解,目前在法国的华人大概有30万左右,主要从事的是餐馆、杂货和中低档制衣业,这些行业共同的特点是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在中餐馆辛苦劳作十几小时后,当地华人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去从事政治、文化等活动。

  长期以来,华人族群以在当地遵纪守法、能与当地居民友好相处而受到法国主流社会的肯定与称赞。法国总统希拉克就不止一次地表扬过华人族群是融入的典范。但近两年,关于华人的负面报道逐渐增多,就在中国文化年在法国举行的时候,法国一家电视台播放了有关警方搜查出一些华人食品超市出售过期食品,以及一些地下工场制作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供应中餐馆后,大多数中餐馆的生意一落千丈。而日前一家发行量颇大的法国报纸在第一版用《华人黑社会攻击巴黎》这样吓人的标题,刊登了有关法国华人黑社会活动和频繁发生在华人之间的暴力犯罪情况的报道。而雇佣没有合法身份的黑工,更使华人餐馆和制衣厂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偷渡等非法活动的庇护所。很多媒体在报道此事时,对法国对中国人的歧视非常愤慨,却没有人反思一下人家为什么要歧视我们?[16]至于一段时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东北某官员大闹法航班机、最后被请下飞机的事件,对中国人形象的损害更是可想而知。

  这一系列事件,肯定只是一群害群之马所为,但他们造成的负面影响却很大,这种影响,可能是100次完美的画展或杂技表演都不能挽回的。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中国人对文化有一个狭隘的理解,总以为文化就是唱歌、跳舞,搞点文艺活动。法国人理解的文化是大文化。这个大文化层面上的互动,带给双方的影响是深远的。[17]

这一大文化的观念,一个重要的层面就是人的素质和精神面貌。如龙应台在《百年大计——请从文化始》中所说的,比厅院硬件建设更重要的是人民素质的提升,比创意产业更重要的是创意个体。在对外文化交流中,建筑、音乐、电影等文化产品的作用很重要,但人的因素也许最为根本。[18]

文化因其特质似水,柔而有力,沁透人心,潜移默化。文化的交流是人类心灵的交流,情感的沟通,作为一种“软实力”,具有其他交流所不能替代的作用。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文化交流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突出,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大国普遍重视利用文化手段来展示本国文化,宣传自己的价值观,提升和扩大国家的影响力。

我国已经把文化外交的作用提升到非常重要和不可替代的地位,文化外交与政治外交、经济外交一起被视为中国外交的三大支柱,是国家总体外交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文化外交为我国的整体外交营造了良好的氛围,在发展双边关系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和促进作用。“中法文化年”这样的大型文化活动和文化交流,不仅宣传了中国的巨大发展成就,深化了中外友好关系,也缩短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心理距离,使中国的良好形象在当地人心目中具体化、形象化。同时,在与不同文明进行交流和对话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了我国在文化外交方面的一些差距和不足,这需要在以后的外交实践中进一步思考和改进,让中华文明在国际文化体系中永葆生机和光芒。

*[作者简介]  彭新良1974- ),男,湖北麻城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讲师、外交学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文化外交、国家文化安全。

[作者联系方式]  彭新良010-58130560 13911365523email: pengxinliang@yahoo.com.cn



 

[1] 陈伟源. 回望:“中法文化年”带给我们什么? [J]. 对外大传播,2005,(10):14

[2] 任彦,马剑. 2006多国欲与我国搞文化年[N]. 环球时报,2006-1-104.

[3] 郑园园. 展示富有创造力的法国——中法文化年法方总协调人隆柏访谈录[N]. 人民日报,2004-10-093.

[4] 高津英. 中国文化年火红法国[N]. 人民日报,2003-12-303.

[5] 刘钢. 文化部长孙家正:让中国文化走进法国千家万户[N]. 光明日报,2003-10-087.

[6] 陈伟源. 回望:“中法文化年”带给我们么? [J]. 对外大传播,2005,(10):14

[7] 刘水明,王小光. 文化部长谈我国对外文化交流:文化外交显魅力 [N]. 人民日报,2005-12-1911.

[8] 人民日报评论员. 中法文化交流史上新的里程碑[N]. 人民日报,2004-10-061.

[9] 李智.文化外交——一种传播学的解读 [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p.31.

[10] 陈伟源. 回望:“中法文化年”带给我们什么? [J]. 对外大传播,2005,(10):14

[11] 慕渝.音像制品“走出去”:现状、问题、优势与前景[N]. 中国文化报, 2005-02-182.

[12] 赵灵敏.对外文化交流:喧嚣背后的思考[N].南风窗,2005-2-28.

[13] 孟晓驷.文化经济学思维[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p.7

[14] 赵灵敏.对外文化交流:喧嚣背后的思考[N].南风窗,2005-2-28.

[15] 李少峰. 中国文化节彰显文化外交魅力 [N]. 中国文化报,2005-10-132.

[16] 赵灵敏.对外文化交流:喧嚣背后的思考[N].南风窗,2005-2-28.

[17] 葛军.法国人在重新认识中国——吴建民谈怎样介绍中国[J].世界知识,2004,(4):23.

[18] 王文献. 孔子学院在新加坡成立的意义[N]. 联合早报,2005-10-166.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各国民众在一片“涨”声中迎来圣诞节
各国民众在一片“涨”
患儿北京求医难 系列矛盾造成医患供求严重失衡
患儿北京求医难 系列矛
美联社公布2010年度最佳图片[组图]
美联社公布2010年度最
中央赠澳大熊猫“开开”“心心”启程赴澳门定居
中央赠澳大熊猫“开开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