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Français| Deutsch| Español| 日本語| 한국어| Русский| Portuguê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交流 > 國家媒體關係

獻禮影片的探索中國電影步入“黃金時代”

時間:2009-10-22 07:03:27  來源:人民網  作者:

剛剛過去的國慶黃金周,中國電影票房創下2.2億元的佳績。這個數字,是2002年全年國產電影票房的總和,也是新中國歷史上國慶獻禮檔票房成績的最高紀錄。自1905年誕生之日始,我國電影披荊斬棘,走過百餘年不平凡的歷程。新中國成立60週年獻禮影片對中國電影的推動,已經遠遠超越了獻禮本身。

在40部狂飆般席捲市場的獻禮影片之中,《建國大業》和《風聲》格外引人矚目,兩部影片以勢不可擋的姿態,一舉攻下黃金周電影票房75%的“江山”。 10月16日,《建國大業》突破4億元電影票房大關,當之無愧地成為我國有史以來票房最高的電影。

“黃金周”的“黃金效應”,為電影產業帶來“黃金機遇”,讓人們聽到了中國電影“黃金時代”的空谷足音。據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透露,以這個速度,2009年獻禮影片的票房總收入將超過10億元。 “主流電影”,已經成為引領我國電影產業發展的關鍵詞。

1從“數星星”到“心裡充滿感動”

中國電影的振興,就是要擁有越來越好的作品,越來越多的觀眾,越來越大的市場

國慶前的最後一個週末,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大四學生彭訓文與同宿舍的5名同學一道走進北京中關村附近的一家電影院,電影《建國大業》9月17日公映掀起的巨大熱浪吸引著他們。對他們來說,60多年前的那段歷史僅僅是高中《中國近現代史》教科書中枯燥的文字,在緊張的學習之餘,彭訓文和他的同學更期望看到這部被稱讚為“史上最牛獻禮片”、“頂五堂歷史課”、“眾星捧月”的“歷史教科書”。

“大家最初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數星星',看看這172顆耀眼的'星星'如何演繹與他們遙相暌隔的革命往事。”彭訓文說。

掰著手指頭的年輕人漸漸被劇情打動,“當我聽到劉燁飾演的戰士嘶吼著代表'死去的和活著的人'請毛主席閱兵,當我看到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廣場冉冉升起… …我的心裡充滿了感動。我不會忘記這部電影帶給我的震撼和洗禮,我會用各種方式,學習和思索中國革命的偉大歷程。”

“這就是我們希望達到的效果。”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副局長張宏森說。 《建國大業》放映初期,張宏森在北京跑了十幾個電影放映廳,那些等候在售票窗口前的年輕臉龐讓他欣喜若狂,“很多'80後'的年輕觀眾,甚至很多穿著中學生校服的'90後',他們是這部電影主體的觀眾。他們觀看影片時那種專注和會心的微笑,都是與我們的期待一致的。”

這也讓他認識到,一部電影,在塑造文化奇觀,也就是要攀登精神高峰的同時,也要從觀眾的審美需求出發,吸引更多人走進電影院,“只要有一瞬間讓觀眾懷有足夠的熱情,就是成功的。”張宏森說。今天的中國電影,正在面臨一個浩浩蕩蕩的電影振興運動。中國電影的振興,就是要擁有越來越多的作品,擁有越來越大的市場,在電影和觀眾之間建立起緊密關係,讓中國電影大踏步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影響世界。

10月16日,中國電影集團公司正式宣布,《建國大業》公映一個月票房已突破4億元。此前,它曾在首映第三天創造了過億的票房佳績,刷新了《赤壁(上)》4天過億的紀錄,打破《非誠勿擾》3.25億元的歷史最高紀錄。與此同時,這部電影也廣受專家和觀眾讚譽,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電影研究專家饒曙光感嘆:該片“在真實再現各種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基礎上,顯現出了一種站在今天的歷史高度和審美高度才有的博大的人文關懷和人文情懷,兼具宏觀視野和微觀審視的史詩品格和氣質。”據新浪和搜狐網站調查,數万影迷給這部作品打出了“國產電影最高分”。

2電影也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如果再不回到電影藝術規律上來,中國電影將會面臨觀眾非常嚴格的審視

“40部獻禮影片中可圈可點的不在少數。”張宏森說,“作為中國諜戰懸疑類型片的濫觴,《風聲》的市場化操作手法更值得借鑒。”

2007年10月,《人民文學》刊登了作家麥家的長篇小說《風聲》。張宏森讀罷,激動得徹夜未眠。 “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裡,5個人中要出1個老鬼,這種懸念已經具備了類型片的基本要素。”一次閒聊中,張宏森向華誼兄弟王中軍、王中磊提起此事。幾天后,王中磊在電話裡告訴他,華誼兄弟已買下《風聲》的電影版權。

在中國,上世紀50年代以來,電影界就形成了向國慶等重大紀念日獻禮的傳統。 1959年,電影年產量53部,獻禮片就佔18部,其中《五朵金花》、《青春之歌》、《林則徐》、《林家鋪子》等都是那時作為獻禮片創作的。這些作品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是一個不小的突破。 1969年“文化大革命”文化事業被擱淺,這一年全國電影產量為零。 1979年、1989年、1999年,獻禮片概念重被提起,但獻禮作品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並不多,題材、體裁仍有較大局限。這種傳統沿襲到今天,對大多數觀眾來說,獻禮片已經有了相對固定的模式,在某種程度上等同於宣教色彩濃厚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有思想、有分量,但不夠好看。

2008年9月,在福建召開的重點國產影片創作座談會上,中宣部文藝局、廣電總局電影局確定了50個向新中國60年獻禮的國產重點影片選題。 2009年4月,中宣部文藝局和廣電總局電影局共同舉辦“迎接新中國成立60週年第一批重點國產影片推介儀式”,集中推出了《鐵人》、《南京!南京! 》、《大河》、《高考1977》等10部影片。承接剛剛過去不久的賀歲檔熱潮,利用暑期檔尚未到來的空間,第一批10部獻禮影片的上映揭開了“中國電影向祖國匯報”的序幕。

正是在這個創作會議上,電影主管部門和製作機構達成共識——獻禮影片不僅是抒發中國電影人對祖國的一片赤子之心,更是展示國產影片的重要契機。某種程度上,他們更願意將新中國成立60週年的獻禮檔看作優秀國產影片的集中展映,這意味著,題材和表現形式都不再是束縛獻禮片創作的條條框框,拍出好電影才是最重要的。 “會上我們一再跟製片方強調,一定要解放思想,不要被'獻禮'兩個字束縛,要拿出國產電影的最新實力、最新成果。”張宏森說。

與以往的時代相比,今天的電影製作水準和觀眾審美標準都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 “電影創作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與觀眾'鬥智斗勇'的一個過程,”張宏森說,“《風聲》這部影片的成功之處在於,它在傳達出與《烈火中永生》、 《永不消失的電波》相同的理念時,選擇的卻是當代的藝術個性。”作為一部獻禮片,《風聲》獻上的最大“厚禮”莫過於對中國類型片的大膽開拓和對“主流”兩個字的深刻理解。

在2009年上映的國慶獻禮片中,除了《建國大業》和《驚天動地》兩部全景式反映重大歷史事件的影片外,其他三十幾部影片都從不同角度,通過一個個生動的人物形象飽含深情地講述了歷史事件,用獨特的藝術處理方式,展現出波瀾壯闊的歷史背景。在影片《可愛的中國》中,方志敏在獄中對真理的堅守維護甚至以命相許,爆發出強大的內在力量。 “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理念不言自明。用鏡頭語言而不是政治語言輸送思想、表達觀念,是中國電影走向成熟的標誌。

“電影產業發展到今天,不會再有人願意掏錢到電影院看一場只有說教沒有藝術的電影了,”張宏森說,“如果再不回到電影藝術規律上來,中國電影將會面臨觀眾非常嚴格的審視。”

3電影概念回歸“話語完整性”

主旋律、商業、市場——都只是“電影”一詞必要的定語

長期以來,通過行政手段組織集體觀看是大部分主流電影的主要票房來源。與以往不同的是,《建國大業》並沒有採取任何行政命令,而是由觀眾自發觀看。

儘管中國電影已經走過百年,但實際上,直到2002年電影體制改革啟動,它才真正迎來了商業電影的繁榮時期。某種意義上說,電影《英雄》在2002年的誕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與新中國成立以來的電影相比,以《英雄》為代表的商業電影在藝術創作上表現得更加自由靈活,在營銷和發行上也更懂得尊重市場規律。此後,關於主流電影和商業影片的分野一直存在。

如果說類型片是商業電影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那麼當《風聲》出現在國產獻禮影片中時,過去人們傳統觀念中主流電影與商業電影的分野則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而《建國大業》引發的爭論則為主流電影繪上了更多“商業”的色彩。 “我們過去關於主流電影、商業電影的分野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觀念、創作上的局限,”張宏森說,“其實不管是'主旋律'的,還是'商業'的,都只是'電影'這個關鍵詞前面的定語。過去我們往往忽略了主語,過度地註意定語,忘記了根本,一些主流電影的創作確有缺失。”

一個完整的電影不僅要承載厚重的思想,還應該有一個吸引觀眾的藝術的、歡樂的講述方式。 “《建國大業》的這些嘗試其實就是實現了電影的完整性,這是我們一直期待的。”

實踐證明,主流價值觀的弘揚與影片的藝術化、商業化探索之間並沒有衝突。而事實上,前兩年獲得觀眾普遍認可的《雲水謠》和《集結號》,也已經成為中國主流電影的藝術化、商業化成功“試水”的典範。

張宏森認為,任何在商業上成功的影片,都必須在情感上取得“最大公約數”,必須符合電影創作規律和觀眾審美需求。 “電影首先是大眾藝術,只有擁有越來越多的受眾,才有生命力。”他認為,越大眾的藝術越要體現創作者的個性和創造力,雖然表現的是共同情感、共同價值,但如果人云亦云也不行,必須用特定的觀察和理解呈現出來。

隨著電影產業化的深入,在商業化運作帶來的巨大效益面前,行政指令帶來的有限收益已經顯得相當脆弱。用中影集團董事長韓三平的話來說,讓主流電影享受商業片的營銷待遇,才是今天的電影市場公平原則的體現。

於是,今年的獻禮片在營銷上開始越來越多地嘗試市場化運作,優秀的編劇、著名的導演、強大的明星陣容等,紛紛成為出品方手中的好牌。在電影產業改革啟動7年後,市場化的營銷手段終於與一度“清高”的主流電影結緣,張宏森認為,這是一個必然結果。 “推進產業化就是要尋找中國電影效益最大化,在不脫離價值導向的前提下,實現效益最大化需要找到和觀眾連接的更多的點和麵。”

4政策和市場一個都不能少

加快電影體制改革步伐,把中國電影產業化改革推向深入,實現中國電影的跨越式發展,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電影產業最近兩年已經一再出現令我們意外的奇蹟。”廣東省電影公司總經理趙軍近日撰文稱。毋庸置疑,以中影集團為代表的國有資本和以華誼兄弟為代表的民營資本,在新中國成立60週年的電影獻禮大業中,以互補之勢,分別扮演著各自的重要角色。

《建國大業》的票房收入已突破4億元;9月30日正式公映的《風聲》票房預計能夠突破2億元;第一批重點影片中的《南京!南京! 》票房收入為1.7億元。此外,一些中小投資成本的獻禮影片,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如《鐵人》票房收入3030萬,《高考1977》3019萬,《沂蒙六姐妹》1794萬。

此外,如《鄧稼先》、《潘作良》等英模題材的人物傳記影片,超越了以往同類創作的說教意味,以貼近現實、關注民生、情感共鳴的藝術追求開創了新境界。

事實證明,獻禮影片在高揚時代精神和民族精神、體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正確導向和高雅格調的同時,也必須廣開思路,創新觀念,打破單純宣教的創作窠臼,在情節上增強戲劇性的感染力,在情感上努力與當代觀眾的內心世界產生共鳴,在製作上積極運用先進的數字技術手段。

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局長童剛說,黨的十六大以來,兩部電影行業法規的頒佈極大推動了電影產業的快速發展。

2004年,廣電總局頒布的《加快我國電影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鼓勵電影系統外國有、民營、外資參與電影企業股份制改造”,大大降低了民營資本進入電影產業的門檻,極大地激發了電影產業的內在活力。截至2008年,全國300多家電影製作機構中,75%左右是民營資本。 2009年,民營資本首次進入獻禮片投資製作環節,它們新穎靈活的體制和敢於創新的精神,為今年的獻禮影片注入了新鮮的活力。

對2009年的獻禮影片更為利好的是有關部門於2008年底下發的《關於進一步理順地方電影管理體制的通知》。按照通知要求,地方各級文化行政部門承擔的電影發行放映管理職責和相關的機構編制、設施設備等,於2009年3月底前統一歸口劃入地方各級廣電行政部門,從此結束了電影行政管理“上下錯位”,電影產業鏈上下游分割的歷史。

體制機制的逐漸健全打破了長期以來製約電影產業發展的桎梏,在國際金融危機的寒流中,我國電影產業保持著旺盛的發展活力,2008年電影票房達到43.41億元,首次進入全球前10名,2009年這個數字可望突破60億元。

但是,在中國電影一路高歌之時,不少教訓仍值得反思。比如對“檔期”的認識。對於已有百年曆史的中國電影來說,“檔期”還是一個處在“青春期”的詞語。這次30餘部獻禮片在9月至10月檔期的“撞車”使不少優秀作品“損兵折將”,讓張宏森心痛不已。

此外,硬件建設的步履緩慢成為電影產業發展的絆腳石。據了解,我國目前擁有4700多塊銀幕,其中2000塊是老銀幕,設備、音箱非常落後,儘管賣票,但觀眾不願意去,基本屬於無效銀幕。但在美國,有效銀幕數近30000塊,電影院建設滯後已經成為製約我國電影產業發展的瓶頸。 “如果我們現在有1萬塊現代銀幕,今年國慶的票房應該有更加令人驚喜的成就。”張宏森感嘆。

“加快電影體制改革步伐,把中國電影產業化推向深入,實現中國電影的跨越式發展”,童剛認為,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中國新聞服務網)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