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Français| Deutsch| Español| 日本語| 한국어| Русский| Portuguê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素材 > 中國近期新聞

西南地區旱情加劇水源危機雲南多人因找水喪生

時間:2010-03-30 01:20:20  來源:http://www.enorth.com.cn  作者:
  內容提要:西南地區的旱情仍在持續,災區水源危機卻在日益加劇,雲南省多人因找水喪生。 3月26日,雲南巍山一婦女因馱水途中摔傷後不治身亡,曲靖一位71歲的老人取水時不慎失足溺亡。 【專題】我國西南地區遭遇罕見旱災

  家裡唯一重勞力是女性

  3月26日,為了馱水澆家裡栽的核桃樹,巍山馬鞍山鄉青雲村村民茶繼秀不幸摔成重傷,因搶救無效去世,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和3名老弱病殘的家人。

  馱水途中摔成重傷不治身亡

  3月22日中午12時許,茶繼秀和弟媳李雪惠騎著兩匹騾子,走兩個多小時山路去馱水。大旱天氣,茶繼秀家的核桃樹已經非常乾渴,她準備馱一些水回去澆核桃樹。

  她們兩人每人用50公斤裝的塑料桶裝滿了3大桶水,架在騾子的鞍上,左邊一桶,右邊一桶,馬背上再橫著一桶。兩人也騎在馬上趕著走。

  返回村子的路上,經過一個小河溝,河邊還有一些碎石,騾子經過時蹄下打滑,橫擔在騾子背上的水桶突然滑落。茶繼秀一隻手牽著拴騾子的韁繩,另一隻手忙著去扶塑料桶,但就在這時,騾子受到驚嚇,突然揚蹄向前奔跑。茶繼秀身子猛往後一仰,和水桶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緊跟其後的李雪惠立即下馬去扶她。此時,茶繼秀胸部以下的部位都已經不能動彈了。她告訴李雪惠,她的後脖頸很痛,叫李雪惠不要扶她。李雪惠趕快打電話叫來了村里人,把茶繼秀送到了七八十公里外的巍山縣人民醫院。

  留下一家老弱孤殘該咋個整

  事後,茶繼秀的家人告訴記者,因為茶繼秀傷著的是頸椎,而摔傷的地方,距離村子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可能是村民在將她搬運回村的過程中,沒有固定好她受傷的頸椎,導致了她的病情加重。

  到了縣醫院以後,醫院讓她立即轉院。當天晚上,茶繼秀被轉院到了大理學院附屬醫院。經醫院檢查,為頸椎C4、5骨折脫位,高位截癱,一直在ICU病房搶救。剛入院的時候,還可以說話。 23日晚,由於呼吸不暢,實施氣管切開手術,再也沒有說過話。 26日上午7時40分,茶繼秀在ICU病房去世。

  茶繼秀的老公茶如輝8年前摔傷了腰部,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家裡馱水、砍柴、種地、收割、搬運等這些重農活,都是茶繼秀一人承擔。他們居住的地方是山區,沒有水田,平時都是種一些玉米、豌豆等旱地作物。除此之外,已沒有別的經濟來源。

  他們夫婦有兩個小孩子,一個10歲,正上小學,一個5歲,還沒上學。家裡還有一個82歲的老爺爺,和一個74歲的老奶奶。老爺爺老奶奶都已經不能乾重農活。全家6口人的生活重擔,全壓在茶繼秀一人身上。

  今年春節以後,百年不遇的旱情,使青雲村村民生活用水困難,茶繼秀每天都要趕著騾子外出馱水。
 
  茶繼秀摔傷後,在醫院治療期間,花費了從親友處借來的近2萬元醫療費。對於這個本來就十分清貧的家庭來說,更是雪上加霜。茶繼秀的安葬費,都只能是靠親戚朋友來接濟。茶繼秀的家人希望通過本報對此事的報導,引起當地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給予他們經濟上的幫助與支持,讓茶繼秀的兩個小孩子,不會因為貧困而失學。

  另據云南信息報3月30日報導十八連山鄉大臘甲村的李成毅手裡還端著半碗酒坐在自家的屋內發呆,雨水順著瓦簷“滴答滴答”地落在屋外的地板上,要是在往日,老伴早就讓他趕緊拿桶去接水了。可他再也見不到他的老伴了,就在3月14日清晨5時30分左右,71歲的老伴牛玉珍為趕著大清早去村口的一個龍潭內取水,在取水的時候不慎失足栽進了那口龍潭井內,就再也沒有回來。

  清晨取水溺亡

  今年74歲的李成毅還清晰地記得半個月前老伴牛玉珍起床去挑水時對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你的電筒呢?”老伴起床後到他的房間裡問他要電筒,那時候天還沒亮,他把電筒遞給老伴後又接著睡了,可他剛睡下不到20分鐘,就被二兒媳婦在門外的驚叫聲驚醒:“我媽掉在龍潭里了。”

  在李成毅的二兒子李永順的回憶裡:“那天我聽說我媽掉在龍潭里後,就趕緊起床跑了出去,跑到那口龍潭邊一看,當時只見我媽的兩隻腳露在井外,等我們把她撈起來時,她已經沒氣了。我媽是整個頭朝下栽在井裡的,井口又那麼小,井水有一米六七深,別說我媽年紀那麼大,就是一個年輕人栽在裡面也很難爬起來。”

  李永順說,當時井邊還放著一個已經裝好水的25公斤重的塑料壺,他猜測,自己的母親可能是因為不小心把電筒掉進井裡,而她欲去抓時掉進井裡的。

  井深不足兩米

  讓牛玉珍溺水身亡的那口龍潭井,離牛玉珍家也不過500多米,步行5分鐘左右。這口井常年不會乾涸,據村里的村民講,近2米深的井,白天打水見底以後,只要一個晚上不取水,第二天早上水就又出滿了,站在井口邊用瓢就可以直接舀水,然而就是這樣一口取水很容易的井卻讓牛玉珍溺水身亡,這讓村民們覺得很意外。這口井的深度算上井沿也不超過2米,村民們為了防止滲水,將一個汽油桶兩端開口後直接鑲嵌在井內壁。目前這口井也沒有採取什麼防護措施,在村民看來這完全沒有必要。

  4個水源點供水

  “說大臘甲村不缺水那是假話,但大臘甲村至今取水最遠的水源點也不過距離村子500米左右。在這個村子中央有一口上百年的老井,但由於持續乾旱,井水也幾乎見底,但每天也能供十幾戶人家的人畜飲水。再加上距村子500米左右的地方還有3個龍潭,除一個大龍潭被封閉用來集中抽水外,另外兩個龍潭也能滿足近20戶人家的生活用水,4個水源點基本上能滿足全村500多號人每天的生活用水。另外我們還集中車輛到3公里外的小臘甲村的一個旺水龍潭里去拉水,村里給油料補貼,每戶40元,按拉一車4方左右的水是80元,我們拉一車水分給兩戶人家,每戶一分錢都不用出。”大臘甲村村委會張副主任介紹。

  由於牛玉珍和她二兒子家都沒有水窖,於是兩家人拉一車水的事情也就擱置了起來。牛玉珍溺亡後,為操辦她的後事,村里免費給他家拉了4卡車水。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