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 | | | | | |
世博会
世博会
  首页 | CMCC介绍 | 权威发布 | 传播中国 | 国际快讯 | 新闻线索 | 外媒视角 | 在华指南 | 外媒服务 | 传媒研究 | 传媒论坛 | 研究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成果展示

陈力丹:推动新闻发言人制度走向成熟

时间:2011-08-31 00:18:38  来源:新华网  作者: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去职了,其实他本人只是铁道部的代表,新闻发布会不成功,不完全是他的责任,他在中国各部委的新闻发言人里还算是比较优秀的。他最早到达现场,即刻召开新闻发布会,应对新闻记者的逼问,没有怒发冲冠离席而去,已经很不错了,不宜过分为难他。

2003年非典事件以来,公共危机事件越来越多,新闻发言人制度此后逐渐完善起来。但是在完善过程中,有一种理念是有问题的,即把新闻发言人的作用视为“救火”,出了问题就把他们推到前面,而没有认识到我们现在的社会已经发生了变化,不能简单地把突发事件看成坏事,现在社会突发事件的几率很高,应该把这类事件看作常态来处理,把处理危机当作政府职能的一部分,而我们过去一直把危机视为偶然事件。把新闻发言人当作应付各种危机的挡箭牌,经常使用“应对”这个概念本身说明,我们对于新闻发言人的认识存在认识偏差。既然是“应对”,一出问题,主要工作便是千方百计地捂住,不让别人知道。

其实,现代社会应该有这样的观念:风险无处不在,如果在认识上把危机视为常态或者中性的,就不需要把它捂住了。“捂”的结果,肯定会把这个事件推到更糟的地步。新闻发言人制度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救火”,为了解决危机公关问题,应该看成政府信息公开的窗口,这个认识问题不解决的话,以后可能还会出现张勇平、李勇平。

每个国家部委的新闻发言人应该有点水平。我们每年“两会”,政协的新闻发言人赵启正,他还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做得相当好。新闻发言人不是摆设,他在每次新闻发布会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他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怕记者提的问题,就怕记者提的问题自己不知道。每次开新闻发布会前,要做好这么几方面工作:一是基础性的工作,先要估计会有什么问题,二是热点问题,最后是敏感问题。敏感问题其实都可以做到脱敏,主要看你怎么说,在我们政策范围内是可以说的,但是有的说得不好,不会说。有些是由于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这方面的问题,是比较普遍的。

总的政策、总的精神,上面可能已经确定了,但是你怎么说,可以有点你自己的东西,不能完全简单重复官方的几句话,这就不是我们政策的问题了,而是我们新闻发言人的素质问题了。2001年,时任驻美大使接受CNN记者采访,谈到中美撞机事件,美国方面要求遣返 24名美国人员,质疑中国为什么在道歉问题上纠缠等等。杨洁篪回答问题,相当于中国的新闻发言人,他举了这么一个例子,非常生动,让美国人没话说。他说,有一个家庭房外总有一伙人,在他家门口开着车徘徊,虽然没有进他的家,但就是年年月月在门口徘徊,这家人出来看看怎么回事,结果正巧被车子撞了,那么我认为这家人有权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权做一些调查。如果美方认为这一道理成立,我想美方就能做出非常公正的判断,到底谁该怪罪谁,至少得也说声“对不起”吧,总不能车毁了,人也失踪了,你一句话也没说。他的立场是中国政府的,但表达是个性化的。这么一段话后,美国的民调显示,美国民众赞成美国政府向中国道歉的人由原来的不足20%,一下上升到了50%。也就是说,在既定政策范围内,把话说得比较圆,说得比较生活化,是可以讲好道理的。我们现在多数新闻发言人,知识储备不够,具体的准备也不够。

当前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处于被动的地位,出了事才想到要召开记者招待会。而一些“主动召开的新闻记者招待会”,基本上是在自我表扬。要改变这种状态,应该使新闻记者招待会常规化。常规化了,面临有些事情的时候才会变得主动,哪怕是坏事,只要主动去说,对当事的单位来说可能会有利。出了事情,很多单位习惯性隐瞒,直到隐瞒不了,才勉强出来应对,这不能怪新闻发言人,而是领导的决策有问题。等到人家都频频质疑了才开记者招待会,就已经晚了。这次王勇平是主动开的发布会,但是他准备仓促,很多问题自己都说不清楚,所以很尴尬,当然这都属于技巧问题。

新闻发言人本身是政府部门的人员,不可能每句话都说得很正确,出了错,新闻发言人的姿态本身就要摆正。王勇平在这个问题上倒是做得不错,在他去职前曾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记者是这么问的:“我知道新闻发言人只能是授权发布,由于您的一些个性化的语言引起的争论,您是否觉得委屈?”在这种情况下,成为网民热议对象的王勇平是这样回答的:“当时我要是能在大家都很焦急的气氛中再冷静一点、诚恳一点,也许就能让记者朋友们少一些不满。至于说到委屈,想想在这件事故中不幸失去生命和受伤的旅客,我面对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也反映王勇平还是有素养的。

新闻发言人这个职业,跟从事其他职业一样,都有风险,但是也有好处——有些情况下能让新闻发言人全国闻名,特别是在中国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也算是一种资源,甚至坏名声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都是一种资源。在这个意义上,王勇平这次即使调整了工作,但起码也成了个“名人”。即使你说错了,引起了大家的愤怒、挖苦,但是你只要是有素养、有涵养,冷静对待这个事,在某种意义上还是可以得到公众的理解的。

有个性又能担当好职务的人,是非常好的新闻发言人的料,怕就怕没有个性,有个性才有魅力。而中国以往的传统,不鼓励人有个性,各部门的领导习惯于按照其个人的好恶来看待新闻发言人。如果部门领导开明的话,他就会认识到,他手下的新闻发言人其实是为他说话的,细节应该任由他去发挥。在当前体制下,一个单位的新闻发言人做得好不好,往往看领导的开明程度。这怪不得新闻发言人本身,而是我们现在整个社会还不够法治化。我们把希望寄托在领导人的开明上,这不该是常规。

危机事件现在已经成为常态了,我们的新闻发言人没遇到像现今这样棘手的突发事件,习惯于充当领导的传声筒,简单介绍一下平常都做了什么好事。于是,新闻发言人的整体素质就成了社会广泛关注的一个问题了。此外,正确看待新闻发言人这个岗位也很重要,不要把新闻发言人看作是为单位鼓吹业绩、遮掩丑事的工具,而要视为国家机关信息公开的一个窗口。但是很多部门领导人没有这种认识,于是新闻发言人就成了他手中简单的工具。新闻发言人越有个性,才越能代表部门形象、越能吸引公众眼球;如果这个新闻发言人只会照本宣科,那又有什么意思?应该让有个性的新闻发言人占主导地位。在有个性之余,还要做足技术性的工作,比如进行专业的培训,学习如何回答记者可能提出的各种问题、怎样做到“会说话”。除了语言学知识和人际沟通的知识以外,新闻发言人本身最好还要有新闻工作经历,或者起码要学过新闻学,因为毕竟你面对的是记者,要熟悉记者工作的特征——他们希望知道什么,他们的思维特征是什么。如果连这些都不懂,完全按照领导的意愿做个传声筒,大家当然不满意了。

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完善,需要全体民众的关注与支持,如果仅仅依靠相关部门领导的开明态度,恐怕新闻发言人制度还是摆脱不了“人治”。新闻发言人制度只有建立在法治化的基础上,未来才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中国需要武和平、王旭明这样的新闻发言人,需要像王勇平这样的新闻发言人,尽管他有不足。这样的人多起来了,各个政府部门和人民群众才能够得到更好的互动与互相之间的了解,而不是处于对立状态。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民族节庆文化与传播工作座谈会”在京召开
“民族节庆文化与传播
全国各地赏灯喜迎元宵节
全国各地赏灯喜迎元宵
第十八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隆重开幕
第十八届自贡国际恐龙
成都宽窄巷子 寻得何处有清静
成都宽窄巷子 寻得何处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