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 | | | | | |
世博会
世博会
  首页 | CMCC介绍 | 权威发布 | 传播中国 | 国际快讯 | 新闻线索 | 外媒视角 | 在华指南 | 外媒服务 | 传媒研究 | 传媒论坛 | 研究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成果展示

彭新良:论中国的“文化大国”战略选择

时间:2010-01-26 09:00:10  来源:中国新闻服务网  作者:

中国在历史上曾经身受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文化之害。正如萨义德在《东方学》中所揭示的那样,19世纪和20世纪的东方传教士在中国的活动,从一开始就“深深打上了帝国主义的烙印”,即使是那些“东方传教士也认为他们的使命并非是由一个普遍的上帝,而是由他们的上帝、他们的文化和他们的命运所设定的。”[15]而在今天,这一文化威胁并没有随着中国文化主权地位的获得和文化事业的发展而消除,与此相反,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目前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在全球化背景下面临的文化霸权主义和文化帝国主义的文化威胁,更加严重地威胁着中国的国家文化安全。

这是由于,一些奉行文化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西方国家,不断推行“文化殖民”政策,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传播本国的文化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以损害本土文化为手段,图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新的方式延续和强化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对全世界的控制。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由于在文化、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国家利益等诸多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分歧,自然而然地成为某些霸权主义国家进行文化渗透和文化颠覆的主要目标之一。而同时,中国面临着的是在和平崛起过程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以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身份参与创建国际文化新秩序的重大历史使命,因此在这一历史进程中,必然导致国际文化关系和国际文化权利格局的重大变化、国际文化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必然导致对原有的文化霸权主义体系以及在文化帝国主义的事实上的挑战。因此,在国际文化战略格局的历史性转变过程中的调整与反调整必将空前的激烈,利用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所需要的国际空间这一战略需求,强行要求文化市场的市场准入就成为在文化上的反霸权的重要领域。而也正是在这样的问题上,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主义在全球化背景下对中国的文化威胁现实地构成了当前中国的国家文化安全局势。[16]

中国是文化资源大国,但是在当今世界上却还不是文化大国。美国是文化资源小国,却是世界文化大国。文化大国是指那些文化综合国力对世界文化发展具有明显影响力的国家。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圣经》中的“黄金法则(希望别人如何对待自己,自己就如何对待别人)”,不仅基督徒熟悉,西方人熟悉,也传遍世界大部分地区。而我们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念,比“黄金法则”更久远、更美,但没有在国外广泛流传。[17]

一个国家的文化是否是安全的,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看它的文化综合国力的强弱以及由此而构成的影响世界的程度。“历史的教导是:一个超级大国无法长期保持它的主导地位,除非它能——充满着相当大的自认为正确的信心——提供对全世界具有重要意义的启示。”[18]一个大国如果不能为国际社会提供一种具有普遍价值的道德或文化理念,不仅很难成为世界领袖大国,而且也无法通过对世界政治文化进程发挥重要影响为自己提供和创造最大限度的国家文化安全所需要的国际文化安全环境。中国要成为一个对国际事务负责任的大国,获得一个大国应当拥有的文化安全度,就必须承担起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所应当肩负的对于世界文化发展的文化责任,积极参与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秩序的建设,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国家文化安全的充分实现。“没有本能的、固有的民族抱负 (它甚至无需做强有力的表述),任何民族都无法立足于伟大国家之列。只有那些国家,具有以某种不确定的方式促成在文化上自发地爆发出不断探索和取胜的、富于自信、敢于竞争和充满活力的欲望,才能自行转变成一个明显高出别国一头的实体。这一欲望反映了共同致力于民族富强伟大的荣耀和命运的无数人,全心全意献身精神所表达的神秘使命感。”[19]

“大国之所以为大国,不仅在于它的物质总量,而在于这些物质所能转换的力量及其发挥的空间总量”。[20]当代中国不应当仅仅是五千年华夏文化传统的继承者,同时也应当是华夏文明对于当今和未来世界文化发展道路新的开拓者和创造性文化成果的提供者、新文化资源的涵养者,对于人类文明应当作出新的贡献,要在国际文化事务和世界文化发展中拥有应有的发言权。和中国对外贸易“出超”相比,中国的对外文化交流和传播则是严重“入超”,存在“文化赤字”。以图书为例,多年来我国图书进出口版权贸易大约是9:1的逆差,出口的图书主要是到一些亚洲国家和我国的港澳台地区,面对欧美的逆差则达100:1以上。从2000年到2004年,中国进口影片及影视作品4332部,而出口影片却屈指可数。[21]中国无意强权,但作为一个拥有5000多年文明史的文化发源地,只出口电视机,不出口电视机播放的内容,也就是不出口中国的思想观念,就成了一个“硬件加工厂”。文化不是化石,化石可以凭借其古老而价值不衰;文化是活的生命,只有发展才有持久的生命力,只有传播,才有影响力,只有有影响力,国之强大才有持续的力量。所以,文化不仅需要积淀,还需要振兴,需要创新。

中国和平崛起的过程,既是经济、科技、军事实力不断提升的过程,更是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吸引力、亲和力不断增强的过程。中国和平崛起,只有硬实力的增强而无软实力建设的相应配合,是不完整的崛起。所以,中国和平崛起,必然把构建“文化大国”战略放在重要位置。大国文化战略的建设目标,是实现与国家的政治经济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的同步增长,拥有与一个大国地位相称的影响世界文化发展的力量;在让世界尊重五千年中华文化的同时,也要尊重并倾听今天中国文化发展的态度和关于世界文化发展的意见,是文化成为中国和平崛起为一个负责任大国进程中的重要力量和重要标志。

中国国家文化安全战略的建构不能建筑在一个单纯的防御性的思维上。中国国家文化安全战略应当是一个积极的主动性的国家文化建设战略,是要在整体性的建设基础上完成和实现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战略意图。文化大国战略就是要从战略设计总体思路上明确中国国家文化安全战略的战略设计与路径选择,克服长期以来我国没有一个关于国家文化发展总体战略的不足和救火式国家文化危机反应机制的缺陷。[22]

目前,我国在编制“十一五”规划时,从中央到地方都提出了要把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的要求,但是,由于迄今为止,我国还尚未制定国家文化发展纲要,缺乏一个全国性的文化发展的战略定位与中长期发展目标,这就使得现有不少地方的文化发展规划在战略思维和战略意图上暴露出许多由于体制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而造成的低水平重复与狭隘的地方主义和部门利益主义,没有真正导致文化发展的宏观战略的形成。文化大国战略构想的提出,就是要从国家文化发展的全局,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和平崛起的长远的战略需求出发,建构起积极的国家文化安全战略,进而确保文化大国战略的实施和中国和平崛起的文化实现。

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的国际竞争,已不仅仅是不同社会制度之间的竞争,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竞争,而且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未来世界生存权利、发展权利的竞争、赢得更加有利的国际地位的竞争,在手段上,也不仅仅是政治军事实力的竞争,简单地打打杀杀,而且也包括经济竞争和不同文化之间的竞争,说到底,是综合国力的竞争。综合国力是自然国力(面积、人口、资源、环境等)、社会国力(主要是政治国力、军事国力以及社会动员能力等)、物质国力(以经济国力为主)和精神国力(以文化国力为代表)等多方面的统一体,但文化乃国家之心,民族之魂。美国通过强大新闻帝国、通过好莱坞电影等等大众传媒和大众文化产品大肆推销他们的一套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通过文化倾销在全世界构造了一个美国神话,企图形成独步天下俯视全球的态势。

制定国家文化总体战略是目前世界上发达国家提高综合国力和世界影响力的成功经验。为了进一步巩固和强化自身的世界文化霸主地位,增强美国文化外交的战略作用,2000年11月28日前总统克林顿在卸任前夕破天荒地在白宫召开美国第一次文化与外交研讨会,探讨拟订21世纪美国对外文化战略。法国作为一个文化大国,为了保卫法兰西文化,捍卫法语的纯洁性,对来势凶猛的美国文化入侵进行了有力的抵制。为了推进世界文化多元化,打破美国文化的垄断地位,法国把对外文化宣传视为法国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非常重视在世界上传播法兰西文化,并成为世界上最为注重对外文化宣传的国家之一。尤其是积极利用高科技宣传手段,通过卫星和视听传媒把自己的图像和声音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为了扩大欧洲影响,增强欧洲的文化实力,以整体的力量联合抵御和对抗美国强势文化入侵,法国总统希拉克又提出文化欧洲的构想,就是在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甚至政治共同体的同时,企图建立欧洲文化共同体。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文化发展受到巨大冲击,面临西方文化侵略,普京清楚地意识到俄罗斯民族文化的危险处境,为了反击西方文化侵略,振兴和发展俄罗斯民族文化传统,重振俄罗斯大国雄风,2000年初,当时还是俄罗斯代总统的普京批准实施“文化扩张”战略,从而确定了积极的对外文化政策。早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首相中曾根就提出“建立文化发达国家”的战略构想,努力使日本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文化基地。一些日本学者甚至提出“文化立国”的主张。[23]1994年澳大利亚制定了第一个以“创造性的民族”为核心的国家文化发展战略,1999年英国制定了“文化与创新:未来十年”的文化发展规划,提出:“创意英国”的国家文化战略。在亚洲,日本、韩国和新加坡是较早提出和制定国家文化战略的国家[24],印度早在1993年就由新闻和广播国务部长辛格•德奥在议会上院提出一项提案,规划如何限制传播西方影视文化、发展本国文化。

制定国家文化总体战略一个最明显的利益实现就是:最大限度地凝聚全体国民的向心力和创造力,为实现国家的目标而奋斗。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需要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协调发展。历史和现实证明,任何民族文化的断裂,必然导致这个民族的衰退。而民族的振兴,始于文化的复兴。只有在世界文化占有一定的份额,才能成为文化大国。只有文化大国,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中国应当借鉴国际社会的成功经验,确立建设文化大国的国家总体战略与相应的国家文化战略配套系统,从而在不长的时间内,在文化原创能力、文化综合国力和国家文化管理能力等方面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为最终建设世界文化强国奠定坚实的基础。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各国民众在一片“涨”声中迎来圣诞节
各国民众在一片“涨”
患儿北京求医难 系列矛盾造成医患供求严重失衡
患儿北京求医难 系列矛
美联社公布2010年度最佳图片[组图]
美联社公布2010年度最
中央赠澳大熊猫“开开”“心心”启程赴澳门定居
中央赠澳大熊猫“开开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